亲娘坟上一把扫帚草


发布时间: 2019-09-14

  娘的坟位于我们村正东约一千米,经风水大师精心选择,最终决定这个南侧靠近水、旺子孙的宝地。广袤四野,黄的、绿的花草,本应在刚睁开睡眼的天气里舒展衣袖,却因为清明的到来变得肃穆。坟四周稀疏的麦苗,也是无精打采,空气沉重,瞬间悲从心生。

  娘的坟上,没有看到其他植物的踪痕,只有那把扫帚草虽然干枯但依然挺直。这些扫帚草像经美容师精心整饬,卵球状,体态匀称,分布在娘长方形坟墓的中央。娘坟上起初没有扫帚草,什么时候长出来的我们姊妹三个也说不清,但我们一致意见留了下来。

  每当鹅黄柳绿的时节,大地进入一个新的轮回,娘便开始等待那些藏入泥土中的种子悄悄地萌发。随着它们一天天变化,我们姊妹也就越来越有口福,娘会换着花样把扫帚菜端上饭桌,凉拌、粉蒸、清炒,偶尔加上丁丁肉末包几个大包子,让我们兴奋回味许久,或许正是因为娘的好手艺,几十年我都没有厌烦扫帚菜,哪怕只是掐上一把洗洗蘸酱也吃得津津有味。

  扫帚菜一天天长大,来不及被端上餐桌的枝叶会被娘收集起来,不管是自家还是左邻右舍,谁家大人孩子上火或是有眼疾,娘的扫帚菜便派上了大用场。记得我小时候得湿疹,浑身痒得难受,娘每天采来扫帚菜煮水为我擦洗,没几天,我又活蹦乱跳。

  待到秋风萧瑟,扫帚菜用尽最后一丝力气,把希望洒落埋藏,等待下一个轮回的萌发,只留下硬挺的身躯为我们换来过年新衣。可惜,娘扎扫帚的手艺我们怎么也没学会,只能用别的方法为自己添置新年衣裳。

  随着我们慢慢长大,我家的餐桌、药箱没了扫帚菜登场的机会,新年衣裳也不需要扫帚菜来帮忙,可是娘不允许我们把地面全部硬化,她要给扫帚菜留下继续轮回的舞台,娘依然和以前一样守护着她的宝。

  娘去世前几年,由于身体原因,她不得不待在家里,我们三个为了生活各自忙碌奔波,基本无暇陪伴照顾她,父亲也在堂哥那里做着过磅之类的杂活。这些扫帚菜就成为她最好的陪伴,她每天不知道会沿扫帚菜往返多少次,走累了就依仗拐杖歇息一下。很多时候,娘会蹲下来,慈祥地凝望着那些扫帚菜,逐一抚摸,像抚摸自己的孩子。

  当我回家看望娘,她会一遍遍地叮嘱我给她的宝贝们追肥,浇水。“娘老了,这点事都做不了”,这位曾经的劳动模范满脸落寞。

  袅袅青烟升起,燃烧的纸钱犹如一群群缓缓飞起的银色燕雀,争先恐后飘散到灰蒙蒙的苍穹,直到远离我的视野,同约霄九。飞上云寰的燕雀,一定是去天堂报信给娘,我等她回家。些许没有飘散离去的,落在忠诚的扫帚草上,附耳泣语,轻柔如雪。

  一声“娘”,再无语,泪眼婆娑。火焰金黄,上下跳动,娘浮现,依旧亲切,笑容满面,头发乌黑,健步如飞。七码会网址

友情链接:
Copyright 2018-2021 香港六开奖现场直播 版权所有,未经授权,禁止转载。
香港最快开奖现场直播| 香港最快开奖现场直播| 正版香港马会开奖资料| 本港台现场报码4685| 2017香港马会资料大全开奖结果| www.000015a.com| 白小姐一肖中特马香港挂牌| www.004649.com| 亚洲电视本港台密码| 现场报码| www.656748.com| 003344广东鹰坛心水| 118香港挂牌(香港正版挂牌之全篇|